扫黑
扫黑

中国人以后还敢喝蒙牛伊利吗?

中国人以后还敢喝蒙牛伊利吗?

昨天,我们中国家喻户晓的品牌蒙牛伊利出大事了。
一篇名为《深扒蒙牛伊利6大罪状,媒体不敢说,那就我来说》的文章刷屏全网。
后来,文章迅速被删。
蒙牛伊利立马出来辟谣。

中国人以后还敢喝蒙牛伊利吗?

辟谣就辟谣,还没皮没脸给自己买个热搜。
还是热搜位第一,生怕别人不知道自己有问题。

中国人以后还敢喝蒙牛伊利吗?

不过底下的评论,堪称大型翻车现场!

中国人以后还敢喝蒙牛伊利吗?

 

中国人以后还敢喝蒙牛伊利吗?
中国人以后还敢喝蒙牛伊利吗?
中国人以后还敢喝蒙牛伊利吗?

内容五花八门,但态度基本上是一致的:不听,不听,我不听!

那么到底是一篇怎样的文章让蒙牛伊利两大企业吓得瑟瑟发抖呢?

这篇文章原刊自永不熄灭的世界灯火,但是已经被删除了。

临安把原文截图发了过来,只为声援:

 

中国人以后还敢喝蒙牛伊利吗?

 

中国人以后还敢喝蒙牛伊利吗?

 

中国人以后还敢喝蒙牛伊利吗?

写在后面
上面那篇文章在删除之前,作者就收到了乳协的电话。
电话里他们还声称作者写的文章内容事实是对的,但是带有主观倾向,对中国奶业有不好的影响,要求删文。
其实作者发布深扒蒙牛伊利黑历史的文章半小时后,就收到了伊利的投诉,理由是文章侵犯伊利公司的名誉。

中国人以后还敢喝蒙牛伊利吗?

你有这功夫去做点好奶,去承担自己作为龙头老大的责任不好吗?

但是他们偏不。
他们不解决问题,只想让提出问题的人闭嘴。
这种不要脸的作风简直与两年前如出一辙。
2018年,伊利继跨省追捕一名作家后,再次跨省追捕举报他的奶农,伊利首先想到的不是给大家一个交代,而是找曝光者封口,找大V发软文:
当时有选择硬刚的五岳散人:

中国人以后还敢喝蒙牛伊利吗?

但更多的是昧着良心收钱发一模一样软文的大V:

中国人以后还敢喝蒙牛伊利吗?

临安为什么看到辟谣就觉得好笑呢?

因为这个所谓的乳制品协会就是由乳制品企业组成的,每年要交大笔会员费养出来的。

简单来说,这个协会就是一个自娱自乐协会。 你一个行业协会,不经过任何调查的声明就能叫辟谣了?

国家是没有相关部门吗?

他们不能查证吗?

轮得到你一个利益相关者出来嚷嚷?
和微博一样自己查自己? 我们就说一件事:中国牛奶的标准是不是全球最低?

中国人以后还敢喝蒙牛伊利吗?

客观上,檄文中几个数字临安找文件确认了一下,中国生牛奶03年和10年修订的国标以及与欧美对比:

最低蛋白质含量从2.95降到2.8,欧盟标准分好几类介于3到4之间;

菌落最高数量从50万涨到200万,欧盟10万美帝30万;

03年要求的致病菌(黄金球菌志贺菌等)不允许检出这一条在10年标准被删去。
对比才知道,简直就和国外差十万八千里。
临安也终于明白,为啥有钱人都喝外国奶了,不是杠,确实是比中国好啊。
很多人没有忘记,蒙牛高管前几年所说的“一奶两制”,质量最高的运往新加坡、香港。

中国人以后还敢喝蒙牛伊利吗?

敢情次品都在大陆?
难道我们活该是贱民吗?
中国大陆的消费品真的太可怜了,花最贵的钱,买全世界标准最低的奶。
临安写到这里悲哀说不出话来,结尾就以作者原话结束吧!我不知道到底是谁把这群公司养成了现在这种混账模样,一门心思想着挣钱,挣钱没错,但为了金钱没有一点原则底线。反倒是最擅长高举民族企业大旗,号称为国为民,结果背地里不择手段,一遇问题就删帖封口,拼命公关。
我想问问这些“民族企业”:你们配的上“民族企业”这四个字吗?承认错误有那么难吗?承担责任有那么难吗?更令人恶心的是,这些公司承担责任的时候一声不吭,争取利益的时候反而哇哇大叫。
今年的全国两会就成了企业的利益博弈地。
伊利集团代表李女士首当其冲,提出建议:1、“将“一生饮奶计划”纳入国家重要战略。2、对跨境电商的增值税,与国内销售和一般贸易进口采取一样的税率征收,或将婴幼儿配方奶粉从跨境电商商品清单中剔除,维持公平竞争环境;对乳制品企业和奶牛养殖企业融资给予一定贴息扶持。伊利这一手真是妙啊,作为龙头老大,一生饮奶计划一旦展开,受益最大的自然就是他,倘若获得了国家扶植,又剔除了境外乳制品,那伊利就彻底坐实了奶业垄断地位,借国家之手轻松挤死其他奶企。不仅如此,伊利集团甚至对自己的黑历史可能被扒也想好了应对之策:伊利集团代表李翠枝同时建议在推广饮奶过程中,面对社会上不时出现的“国产乳制品有害”“奶源污染”“摄入乳制品可能致癌”“医嘱限制食用奶制品”等谣言进行管控。恕我直言,无耻二字已经不足以形容伊利。当然发出噪音的不止伊利,联想集团杨元庆也来:建议将个人电脑作为必需品,出台相应促消费政策。长安汽车朱华荣紧随其上:倡导公众人物优先购买中国品牌汽车。广汽集团曾庆洪也不示弱:建议取消汽车限购限行。一个个打着民族企业旗号的企业,不想着如何“为国为民”,承担责任的时候吝啬无比,争取利益的时候手伸的比谁都快。解决问题的时候拖拖拉拉,删文封口的时候效率能提升一万倍。有很多人劝我:要不就屈服吧,别和他们对着干。
也有朋友留言说:这种文章也敢写,你不怕被封号吗?我说:怕啊,怕就不写了吗?我一直觉得,就是因为我们太擅长屈服与折中,才让这群无良企业敢频频侵害我们的权益,我理解各位的担忧,但我们也需要敢于发声的勇士。我不敢称自己为勇士,我只是一个再渺小不过的普通人,但至少我在做我力所能及的事,我在用自己微弱的力量努力改变这个社会,我没有把世界让给我讨厌的人,我不愧对自己的良心。最后,面对乳协的威胁,我只想求个公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