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正常的社会应该有不同的声音,一个人有一种思想,一百个人可能就有一百种思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