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希望,在制度转型之外,国人能够在价值方面做出更深层的调整,加快文明转型。

许多年后,假如有人问我,当年你为社会做过的贡献是什么?我会说:我传播了很多充满人性、良知、散发着正义光芒的文字,我拒绝了与邪恶同污合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