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知道我们的孩子正在被塑造成纸片人,一步步成长为下一代网络暴民时,你可知道我有多难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