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向偏了,路径错了,自然不受待见,一不小心还挨揍。

作为媒体,你即使不能说真话,但一定不能说假话。这是基本的媒体道德和良心。

大家反感的,也许不单单是“廖铁人”鹦鹉学舌本身,而是戴上漂亮面具后,连她自己都相信了自己真的就是“巾帼英雄”。

李文亮医生走了,但新华社记者廖君还在继续报道着疫情的新闻。

所以,大家如果真要反思,可以廖君为例但不能仅仅局限在廖君身上,而是要大声问一句:是谁把廖君变成了今天这个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