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独裁者,要对付一个有影响力的异议者,最有效的办法是什么?就是让我们在纷扰信息中,失去诚实自主的判断,进而失去对价值的信任。

相信大多数2016年投票给特朗普的仍会支持他,但是2020年毕竟不是2016年了,拜登也不是希拉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