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一个国家,最理性的法律人都被迫发出最后的吼声的时候,这个国家一定是到了最危险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