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论案情多么清晰,受害人的权利追索都难有完满结局,那些被偷走的人生,始终无法得到应有的补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