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来源 变态辣椒

一头告密的猪

01

我们都知道《动物农庄》这本小说,其实有位叫莫尔多瓦的匈牙利作家也写过一篇类似的小说,叫《会说话的猪》。今天我就来讲讲这篇小说。没看过的人可以看个新鲜,看过的人可以跟着我回顾一下。

故事发生在匈牙利的一个国营农场。

这个农场里有一头叫尤日的小猪。它莫名其妙地学会了说人话。
怎么学会的呢?据说是因为一个饲养员大叔天天对着它说话:“尤日,你这婊子养的!”天长日久,尤日就学会了。而且它还有别的学习渠道。猪圈门口有一个广播喇叭,尤日就天天趴那儿听广播,所有节目里,它最喜欢听报告。
所以说,这是一头很有觉悟的猪。

有本领就不能埋没。尤日学会了说人话,当然也要向人类靠拢。农场的头号人物是位女经理,尤日就搭上了这条线,向女经理显示了自己的绝艺:
尤日,你这婊子养的!

女经理当然大吃一惊。

但吃完惊以后,女经理有点犯懵,不知道该拿这头小猪这么办:是不是应该把它弄到文娱口?
尤日说:不,我还是应该回到生产第一线!
它要在第一线搜集情报,听听其他的猪对农场有什么看法呀,对饲料有什么意见啊,然后汇报给女经理。
总之一句话,这个婊子养的尤日要当一头告密的猪。
尤日指出:我个人什么都不需要。但是我深信,那些为集体出力最多的人,集体也绝不会把它忘掉。

02

尤日支棱起了猪耳朵,开始放手大干了。

作为开门红,它首先打击了猪圈里的洋奴。
有一头从英国约克郡进口来的大公猪,天天在猪圈里头放毒。它崇洋媚外的情绪简直让人发指,动不动就是“兄弟在英国的时候”:

兄弟在英国的时候,猪圈里都有自动空气调节设备;

兄弟在英国的时候,猪圈前头都装着电视机,吃饭的时候还放莫扎特;

兄弟在英国的时候,猪饲料都掺着橘子皮和香蕉。

这些不负责任言论对其他小猪的情绪造成极其恶劣的影响。
尤日第一时间把情况汇报上去,这头洋奴马上被带走了,去了它该去的地方。

接着,尤日又打击了不稳定分子。
为什么不稳定呢?这要从“母猪架子”说起。以前,配种的时候,都是把真母猪带过来。后来人们开始搞人工授精,根本就不牵母猪了,而是弄了一个架子,上头粘上一些毛皮。大家都管它叫“母猪架子”。饲养员就把公猪带到母猪架子前头,说:跳!等它们跳上去,就开始采景。
这就是欺负人啊。

而且饲养员也不敬业,架子上长了很多刺,毛皮也破破烂烂。
公猪们就在聊天的时候发牢骚:这还像话吗?哪怕在架子上好好沾点毛儿,给点气氛也好啊!
尤日把搜集好了公猪们的言论,汇报了上去。结果几头吵吵得最厉害的公猪,直接被牵出去阉掉了。
想要点气氛是吧?好,就让你知道知道什么是气氛!现在没烦恼了吧?

尤日在屠宰场也出了大力。
过去,把肥猪运到屠宰场非常困难。猪一到屠宰场门口,闻到血腥味,就胡思乱想,什么“我会不会死了呀”,“这看着不像游乐场呀“,情绪很不稳定,乱冲乱撞,有的时候还会伤人。
现在有了尤日,情况就不一样了。

尤日也混在肥猪群里。

它在运猪车上大喊大叫:我宁可壮烈地死去,而不愿卑贱地活着!
听到这个理想主义的宣言,肥猪们对尤日充满了敬仰。
等到了屠宰场,尤日视死如归,大喊一声,带头冲了进去。其他的猪也感动了,跟着尤日屁股后头,庄严地从容就义。

然后尤日自己从边门偷偷跑出来。
结果屠宰场超额完成了任务,肥猪们体重损失也最小。这都是尤日的功劳。

03

集体也没有亏待尤日。。
尤日有了正式编制,享受公费疗养,甚至还分到了一套住房。尤日扎上了领带,穿上了皮鞋,还买了一套精装版《世界文学名著选》。
尤日甚至还养了一条狗。一头猪牵着一条狗逛街。可惜这条狗还有一种野蛮的本能,就是驱赶牲口。一旦压制不住这种本能,狗就会在街上狂追尤日,又撕又咬。

尤日喜欢喝可乐,看电视,当然它对电视节目也是批判性地观看。尤其是看到外国节目的时候,尤日非常反感:
我不同意在电视里演这么多的西方垃圾。让年轻人耳濡目染这种腐朽没落的东西,哪有个不堕落的?

尤日的觉悟虽然还是那么高,但是它身上也渐渐有了一些不好的倾向,比如说脱离群众。
尤日不再去第一线了。他培养了一帮可靠的小猪、中猪、公猪和老母猪,组织了一个情报网。它坐在屋子里分析这些情报。
而且尤日渐渐地报喜不报忧。它上交的的材料里,有很多套话:公猪们对母猪架子交口称赞,被架子刺伤的公猪情绪稳定;猪群里自发组织起“缩短喂养期,猪圈大发展!”、“早一天出栏,多一份贡献”等等活动……..

当年铲除洋奴的锐气去哪里了?
当年破获“给点气氛反动集团”的斗争精神哪里去了?
当年率猪冲入屠宰场的豪迈情怀又到哪里去了?
尤日官僚主义了。

04

其实,这篇小说写到尤日犯官僚主义,就可以了。但是作者又加了一个尾巴。我觉得这个尾巴写的很不好。

这个尾巴是这么说的:
尤日爱上了农场的女经理。在一个孤独的夜晚,尤日向女经理做了表白:
“做我的妻子吧!我保证使您幸福,我将用蹄子捧着您……”
但是女经理不愿意嫁给一头猪,不愿意两只猪蹄捧着自己。按理说,她委婉地拒绝就是了,“你是一头好猪,但是咱俩不适合”,就完了。但是女经理脸皮薄,居然翻脸了:
“你在想什么?你只是一头猪!”
尤日也不乐意了:“你这叫什么口气!在美国,就是用这种口气谈论黑人的!”
女经理说拍桌子了:“是我把你从猪圈里弄出来,明天早晨,我也能把你当成一头肥猪再送回去!”

女经理说得很对。尤日毕竟只是一头猪。它再告密,再讨好,再做贡献,也不过是一头猪。它怎么能对抗女经理呢?
第二天,它就该被送回猪圈。
但是作者给出了另一个结局。他说尤日通过自己的情报机构,掌握了女经理渎职无能的证据。当天晚上它就给上级写了一封告密信。
结果小说成了反腐剧:女经理被撤职,尤日成为了农场的新经理。

这可能嘛?
它是一头猪哎。

人类世界怎么会容忍一头猪——哪怕是一头会告密的猪、一头急人类之所急,想人类之所想的猪——干掉女经理?
女经理再有问题,也是人类的内部矛盾嘛。怎么会让一头猪斗倒女经理,自己当经理的?
匈牙利怎么可能有一头猪经理?

05

这就是作者的天真之处了。

久.莫尔多瓦是一个很有名的讽刺作家。要是光看《会说话的猪》,你可能会以为莫尔多瓦就像奥威尔一样,是反乌托邦式的作家。其实不是这样。莫尔多瓦是一个忠诚的左派,也是匈牙利领导卡达尔的铁杆粉丝。在1956年匈牙利事变中,他也是支持苏联一方的。
莫尔多瓦写《会说话的猪》,主要是看不惯官僚主义。

所以在他的笔下,贪腐行为一旦曝光,就会被严惩。上级知道了女经理的玩忽职守,就果断地将她撤职,对干部提拔也没有什么物种上的偏见。
实际上这怎么可能呢?
如果女经理和另一个经理有矛盾,上级也许会撤掉女经理。但是女经理和一头猪有矛盾,怎么可能会让猪顶替女经理呢?

猪再告密,也不是人嘛。

所以更可信的结局是什么呢?

就是尤日被取消职工编制,重返猪圈。这是一个可怕的场景。
尤日的好日子就到头了。可乐没有了,领带没有了,《世界文学名著选》也没有了,眼前只有一个光秃秃的母猪架子。

而它以前的手下都会转头对付尤日,监视他的一举一动,随时汇报给女经理。
 “尤日说,今不如昔。”
“尤日又说,英国的农场,不会是这个样子的。”
“尤日说,我看有些人是想当武则天。”
“尤日又说,从对待老干部的态度上,就能看出一个人的人品来。”
等消息搜集差不多了,女经理在尤日的猪圈记录上批上一条:何其猖狂!就地出栏!
尤日就被拉到屠宰场,切吧切吧做成了培根。

咬一口,外酥里嫩。

06

道理很简单。

再折腾,再靠拢,再不把自己当外人,它也是一头猪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