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平台公有,才能“驯服”资本。

左也能葬送社会主义,主要防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