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点都不想责怪清大,我只想落泪,为梅贻琦们的清大落泪,为我们本该拥有的上流落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