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筑起了高楼,我们大宴宾客,我们终将倒塌。还有什么好说的——我们就是灾难,我们就是病毒。

在这里,死亡就是个数字,而在疫情前期,因为排不上检测而去世的人,他们连数字都不是。

苦难必将过去,但我们不能把丧事当成喜事,不能把质疑换成赞歌,不能把追责偷换为免职。不能把冬天唱成春的开始,有些人已经埋在了冬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