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之所以不加入欢欣鼓舞的序列,不奉陪你们乐以忘忧,都因为我不想再看见2001年9月的自己,因为那样非常可耻,并且面目可憎。

还是那个配方,还是那个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