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莉

新知图谱, 李文亮“黑脸同事”胡卫锋逝世,蔡莉终于上热搜

4月22日上午,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同济医院中法新城院区ICU内,胡卫锋正在接受治疗。澎湃新闻记者 赵思维 图
6月2日,澎湃新闻从武汉市中心医院医护人员及其他知情人士处获悉,中心医院泌尿外科副主任医师胡卫锋抢救无效已离世,生前因感染新冠肺炎进行了长达四个多月的治疗。
武汉市中心医院一位知情人士告诉澎湃新闻,她是在今天早上6点多听到胡离世的消息。她介绍,胡卫锋医生的病情相对较重,病中“他情绪不稳定”。
据央视新闻此前消息,胡卫锋于1月中下旬被确诊感染新冠肺炎并在武汉市中心医院治疗,在2月7日转入武汉市肺科医院ICU病房并施行ECMO,3月3日,他转院到同济中法新城院区治疗。11天后的3月14日,胡卫锋病情曾明显好转,并在22日撤下ECMO。4月11日,胡卫锋已经拔除了气管切开套管,能够正常讲话,在14日转入了普通病房。
据另一位权威人士介绍,4月22日,胡卫锋出现脑出血状况,医护人员对其进行抢救,“抢救了一个多月了,但他脑出血情况很严重。”
在长达四个多月的医治中,胡卫锋和心外科副主任医师易凡都曾“面容变黑”,病情一直备受公众的关注和关心。此前的5月6日,易凡已经康复出院。
据澎湃新闻此前报道,按照武汉市中心医院的一份内部统计数据,截至2月9日17时,该院公卫科共上报职工新冠确诊病例68例,院外门诊观察147人,住院142人,纳入医学观察医务人员共266人。
此前,在这次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战斗中,武汉市中心医院眼科医生李文亮、主任医师梅仲明、甲状腺乳腺外科主任医师江学庆、眼科副主任医师朱和平等四位优秀医生已先后感染新冠肺炎不幸离世。

一直在坊间被群众议论纷纷的蔡莉女士,今天终于上热搜了!

众所周知,之前无论我们怎么提蔡莉女士,新浪微博都很少将蔡莉女士送上热搜,然而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对待此事一向谨慎的新浪微博,竟然将蔡莉女士送上了热搜:

新知图谱, 李文亮“黑脸同事”胡卫锋逝世,蔡莉终于上热搜新知图谱, 李文亮“黑脸同事”胡卫锋逝世,蔡莉终于上热搜

新浪微博竟然让蔡莉女士上热搜了,在我看来,这真的是一件很罕见的事情。

所以这实际上,这次的热搜在某种程度上,也是新浪在向我们释放的某种信号。

关于蔡莉,之前我曾经写过两篇文章,一篇叫《我们都欠“蔡莉女士”一个热搜》,一篇叫《一想到蔡莉,就让人倍感无力》,这两篇文章,我都是希望大众能将蔡莉女士送上热搜,但结局都未能如愿。

之前的蔡莉女士,一直像一个透明人一样,隐身在我们的互联网时代里。

为什么我说蔡莉女士之前像“隐身的透明人”一样呢?

因为自蔡莉女士的名字公开进入大众视野并被大家议论纷纷以来,关于她的相关信息,能从互联网上找到的,还是只有这些信息:

新知图谱, 李文亮“黑脸同事”胡卫锋逝世,蔡莉终于上热搜

说实话,这是到目前为止我看到过的最简短的一个“名人”个人履历。

新知图谱, 李文亮“黑脸同事”胡卫锋逝世,蔡莉终于上热搜

还有人在社交媒体上说,蔡莉女士的女儿极其爱炫富,因为她经常到自己的社交媒体上晒她的奢侈品包包和化妆品:

新知图谱, 李文亮“黑脸同事”胡卫锋逝世,蔡莉终于上热搜新知图谱, 李文亮“黑脸同事”胡卫锋逝世,蔡莉终于上热搜

新知图谱, 李文亮“黑脸同事”胡卫锋逝世,蔡莉终于上热搜

新知图谱, 李文亮“黑脸同事”胡卫锋逝世,蔡莉终于上热搜

而且还有人说, 蔡莉女士的丈夫其实是武汉数一数二的医疗器械商,因为医疗器械有着惊人的暴利,所以有医院一把手的妻子在前面开路,蔡莉丈夫的生意想不做大都难…..

新知图谱, 李文亮“黑脸同事”胡卫锋逝世,蔡莉终于上热搜

虽然上面的这些信息都无从考证,很有可能是谣言,但是坊间的这些议论已经存在几个月了,而蔡莉女士自始至终都未出面做澄清。

自始至终,不管是面对官媒的报道还是民间的议论, 蔡莉女士都一直选择沉默,一直选择做一个互联网时代的“透明人”,一直未出现在热搜上,不得不说,这强大的心理素质和“隐身能力”,真是令人佩服。

而如今,隐身能力强大的蔡莉女士终于上热搜了,不得不说,这是新浪给我们释放的一个很好的信号。

最后希望大家再接再厉,继续给这个热搜添柴加火吧!

今年3月16日,《环球时报》发出了一篇文章,题目叫《武汉市中心医院医护人员吐真情:疫情是面照妖镜》,看得我五味杂陈。

新知图谱, 李文亮“黑脸同事”胡卫锋逝世,蔡莉终于上热搜

这篇文章,主要写的是武汉市中心医院几个一线医生,对《环球时报》特派记者说的一些话。

这篇文章的篇幅很长,虽然这篇文章大部分内容都是一线医生说的话,但是我认为这些一线医生的话里所包含的信息量,都是非常大的。

例如这段话:

新知图谱, 李文亮“黑脸同事”胡卫锋逝世,蔡莉终于上热搜

武汉市中心医院的医生陆奕对记者说,在刚出现不明原因肺炎的时候,当时武汉市卫健委疾控处的要求,是对不明原因肺炎病例要“慎重上报”,但是到了武汉市中心医院那里,就变成了“尽量不报”。

“慎重上报”和“尽量不报”,虽然都是四个字,但是实际上,它们的含义却相差十万八千里。

医院把“慎重上报”演变成“尽量不报”就完了吗?并没有。

因为接下来的日子里,院方还接连发布通知,要求医生不允许私下谈论疫情,不允许医生向外界透露人传人的事实,而且当一线医生发现了事情的严重性,便建议院方在院内开展内部警示时,院方也没有采取任何措施:

新知图谱, 李文亮“黑脸同事”胡卫锋逝世,蔡莉终于上热搜

院方不允许医生向外界透露疫情情况,可以理解为医院是想避免社会出现恐慌,这个是说得通的。

但是医院不允许医生私自讨论疫情,且也不在医院内采取任何内部警示措施,这个怎么理解呢?请恕我无法理解。

难道让专业的医生在院内自己的专业领域谈论当时的疫情情况,同时在医院内部开展预防工作,也会引起社会恐慌?这真的说的过去吗?

而且在12月30日,当医院确诊一例冠状病毒后,院方竟然说这是谣言,还让医生们出去辟谣,请问这又是什么操作?

新知图谱, 李文亮“黑脸同事”胡卫锋逝世,蔡莉终于上热搜

院方觉得是谣言,自己出去辟谣不行么?为什么让医生出去辟谣?这是想借医生的手做事吗?好话你们说,坏事让医生去做?

而且要求医生出去辟谣也就罢了,院方竟还不允许部分医生戴口罩上班,请问这又是什么骚操作?确定这不违反医学常识?

新知图谱, 李文亮“黑脸同事”胡卫锋逝世,蔡莉终于上热搜

据武汉市中心医院的赵辰医生称,不允许医生戴口罩的规定引发了院内很多医生的强烈不满,所以很多医生便自己掏钱买了口罩。但是当得知医生们自己掏钱买口罩这一举动后,院方又在开会的时候批评了他们:

新知图谱, 李文亮“黑脸同事”胡卫锋逝世,蔡莉终于上热搜

我实在不明白,这到底是什么迷之操作呢?凭什么不让一线医生戴口罩,难道一线医生的命不是命?

而且我才知道,原来武汉市中心医院,在当时是打算要把李文亮医生开除掉的,因为他“对着干”了。

不让医生戴口罩,打算开除李文亮医生,这一系列的举动,最终导致了该医院大批医护人员感染:

新知图谱, 李文亮“黑脸同事”胡卫锋逝世,蔡莉终于上热搜

那么为什么像李文亮这样的眼科医生也会感染?就是因为院方在明知眼疾病人已被感染的情况下,还让他们住进眼科病房里,而且也没有给眼科的医生们提供任何防护措施,还要求眼科医生照常上班:

新知图谱, 李文亮“黑脸同事”胡卫锋逝世,蔡莉终于上热搜

其实武汉市中心医院院方领导的迷之操作,不仅是上面那些举动。因为他们还在疫情吃紧的时候,拒绝接收外部援助物资:

新知图谱, 李文亮“黑脸同事”胡卫锋逝世,蔡莉终于上热搜

▲截图来自《环球时报》

而且在医生受感染或殉职之后,院方也迟迟不在他们的资料上盖章,试图阻挠他们和他们的家人去领资助金:

新知图谱, 李文亮“黑脸同事”胡卫锋逝世,蔡莉终于上热搜

▲截图来自《环球时报》

看到这里,我是真的无法理解院方领导的脑回路了——好好的捐赠物资,好好的资助金,为什么要拒收?为什么不让医生申领?

又不是花医院的钱,没理由这么做啊?我百思不得其解。

然而,当看到下面的那四个字时,我终于明白为什么了:

新知图谱, 李文亮“黑脸同事”胡卫锋逝世,蔡莉终于上热搜

▲截图来自《环球时报》

这四个字就是——影响声誉——他们怕传出去后被外界知道中心医院被感染的职工太多了,影响声誉。

原来,在武汉中心医院的一些领导的眼里,医生的命,远远不如他们的“声誉”更重要…

还能说什么呢?无话可说。

虽然《环球时报》在这篇报道里,并没有提到武汉中心医院的那位引起一线医生们强烈不满的院领导的名字,通篇的用词只是“院方”,但是查了一下我发现,在武汉中心医院,能代表“院方”这个词的,应该是一位名叫蔡莉的女士:

新知图谱, 李文亮“黑脸同事”胡卫锋逝世,蔡莉终于上热搜

在上面的报道中,武汉市中心医院要求医生“尽量不报”、且要求医生不要戴口罩、不许讨论疫情、批评医生戴口罩、同时拒收募捐物质、阻挠医生申领资助金的等等这些举动,蔡莉女士作为这个医院的一把手,大概率应该是知道这些事的吧。

即便蔡莉女士不知道这些事,但是在这种情况下,蔡莉女士也应该出来解释一下,以防止自己和医院的声誉受损,难道不是吗?

3月8日国际妇女节,武汉中心医院的书记蔡莉和她的班子,终于来到隔离病房,看望慰问奋战在一线的医护人员。医护人员最终确实见到了他们——不过是在朋友圈的一张照片上。在这张照片上,防护服包裹得严严实实的五位领导,并排站在病区门口,仿佛胜利一般举着剪刀手——他们确实是“胜利”的,至今,还没有对他们的任何追责处罚,299名医护人员确诊、5人殉职的惨痛情况,仿佛就要成为他们官运亨通的垫脚石。防护服包裹得严严实实,怎样才能显示他们的官威凌人呢?

新知图谱, 李文亮“黑脸同事”胡卫锋逝世,蔡莉终于上热搜

(注意这五位领导,怕穿防护服认不出来,还在背上写了名字,最中间的那个背上写着“蔡莉书记”。)

事实上,在此几天前的3月3日,卫建委就要求蔡莉必须24小时呆在医院。蔡莉首先就在办公室给自己装上床和淋浴设备,因为她“洗澡怕冷,还特意装了浴霸”,而直到3月8日,才首次到隔离病房去“慰问”。

时间回到2017年3月24日,武汉市属最权威媒体《长江日报》刊登了市委组织部对蔡莉等的通报表76名公务员的通报表扬,其中,对蔡莉的表扬词是这样的:

“敢言直言善言 真为能为有为 蔡莉:她坚持原则当好参谋,实事求是甘于奉献,严守纪律规矩,处事冷静,善于解决复杂问题。她致力打造人才创新服务平台,关爱党员、干部和专业技术人才,为卫生计生事业发展集聚力量。积极创新党务工作‘党建十佳品牌’成为党务业务互促共进的生动实践。她勇于开拓,建立适应行业特点的人事薪酬制度,为公立医院综合改革作出积极贡献。”

多么整齐的排比句!多么优美的排比句!还能有与它相提并论的么?有的,且看蔡大书记斥责发哨人艾芬的这句:

“你视武汉军市军运以来的城建结果于不顾;你是影响武汉市安定团结的罪人;你是破坏武汉市向前发展的元凶。”

多么整齐的排比句!多么官威凌人的排比句!“罪人”“元凶”,一顶顶大帽子就这样哗啦啦扣下来,简直能杀人不见血。而我们现在不禁要问,到底谁才是这“罪人”“元凶”?不就正是蔡莉们吗?

对她的表扬词,倒是有一点准确的很,“敢言善言,敢为”——对下级,再严厉的话,那是敢言的;对上级,再虚假的官话,那是善言的;管它洪水滔天,没有不敢做的!这几月来她与她所领导的武汉中心医院的所作所为正是明证。

在这次事件中,我们以举国之力,逐渐把疫情控制住了。但是换来的代价,也是巨大的。

例如在武汉中心医院,我们付出的代价就是:

眼科副主任朱和平:去世

新知图谱, 李文亮“黑脸同事”胡卫锋逝世,蔡莉终于上热搜

甲状腺乳腺外科主任江学庆:去世

新知图谱, 李文亮“黑脸同事”胡卫锋逝世,蔡莉终于上热搜

眼科医生李文亮:去世

新知图谱, 李文亮“黑脸同事”胡卫锋逝世,蔡莉终于上热搜

眼科医生梅仲明:去世

新知图谱, 李文亮“黑脸同事”胡卫锋逝世,蔡莉终于上热搜

而且据中国新闻周刊此前报道,武汉中心医院医护人员中,已有230多人确诊,而且这还不是最终数据:

新知图谱, 李文亮“黑脸同事”胡卫锋逝世,蔡莉终于上热搜

付出了这么大一个代价,再加上如今网络上对医院议论纷纷,蔡莉女士作为该医院的一把手,我认为实在有必要出来回应一下。

然而,至今蔡莉们仍未被追责!如果再没有公众舆论的关注,可以肯定的是,风波之后,他们仍然官运亨通。而那因为这种欺上瞒下、不作为的官僚主义而感染和牺牲的医护人员们,是何其不幸。那因为这些行为导致的更多可量与不可量的生命财产的巨大损失,又是何其不幸。

而现在,能让蔡莉们被追责的唯一方法,就是引起公众舆论的持续关注——这本身也够可悲的——只有将他们曝光于公众舆论的大闪光灯下,他们才能无处遁形。然而更令人悲哀的是,现在对蔡莉们的舆论关注微乎其微,这却正是他们所希望和窃喜的。

但就算声音微小,我们还是要问一句:蔡莉们究竟何时被追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