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 30 万年薪做幌子,疯狂收割年轻博士当韭菜:高校「研究员」岗位有多难?

改革春风吹遍神州大地,各行各业焕发勃勃生机。
在事业单位改革的大背景下,各地高校创造性地对用人模式进行革新,引入更灵活的聘用制度,打破铁饭碗,推行竞争上岗。
「双一流」建设比拼高校的科研实力。校方迫切希望快速提高本校的各项科研指标,这就需要吸引大量优秀的博士。编制不够,金钱来凑,「专职科研岗」应运而生。
顾名思义,专职科研岗就是专门做科研的岗位
既然不从事教学工作,无法纳入教授序列,校方只能给予特聘研究员或特聘副研究员的名头,不仅名声好,更大大方便项目申报。因为没有编制,住房补贴、子女入学等其他福利一概没有 —— 校方尽量减少自己的麻烦。
对于特别优秀的人才,聘用结束后可以竞聘转岗,进入高校体制中的传统岗位。
设置专职科研岗的目的很明显,校方的需求也很赤裸:
多拿项目,多发文章;行就留下,不行滚蛋
改革中产生的新生事物,说到底是为了操作容易,要么给用人方极大便利,要么给劳动者极大便利。
很不幸,多数时候这两者是矛盾的。
图片来源:知乎截图
有鉴于很多博士毕业生对专职科研岗位依旧懵懂,不少前辈也确乎踩过坑,所以笔者以引发网络风评的中山大学专职科研岗为典型,结合知乎网友的经历分享,做几个简单的案例研究。
01  教训
案例一 offer
某学院 2019 年招聘专职科研岗位的特聘研究员和副研究员,马小甲同另外 9 位博士同批应聘。10 人中有新加坡毕业的博士,有台湾毕业的博士,有 Top2 毕业的博士,也有国内其他高校的博士。有几位博士科研成果较差,论文数量和质量都差强人意。
但结果公布后,10 人中有 9 人被录取。考虑再三,马小甲放弃了这个岗位。
分析:事出反常必有妖。中山大学该岗位的入职门槛非常低,大概率没有为入职者做留校准备,出发点也许是割完韭菜换一批。
案例二 入职
2017 年,马小乙博士毕业。当时他拿到三个 offer:
一是去北美华人课题组做博后,但工资为博后最低档;
二是去中部某二本高校做副教授,但城市不太好;
三是中山大学专职科研岗位的特聘副研究员。
考虑到中山大学不错的高校排名和地理位置,以及盛传的 24-27 万年薪外加年终奖,马小乙选择了中山大学。
报到时,马小乙隐隐感觉不对。招来的专职科研人员太多,粗略估计上千;没有安家费没有科研启动金学校不管住房问题没有公寓,也没有租房补贴 —— 全都包含在工资中
第一个月工资发下来,马小乙只有 9000 多,距离 24-27 万的年薪相距甚远。
询问人事处,答曰:单位缴纳的社保医保住房公积金和其他保险统统算在 24-27 万的年薪中,而且第一个月算实习,只发 80% 工资。
在这次沟通中,马小乙还得到另一「噩耗」:年终奖、文章奖励、团队奖励等所有奖励,全看用人导师的安排,除了这 12 个月的工资,学校一分钱都不出
2017 年底,中山大学开会传达精神,提倡马小乙这类专职科研人员转为博士后。说是可以多几次申请博后基金的机会,但马小乙没转。如果想奔学术做博后,马小乙博士毕业直接去北美即可,完全没必要绕个圈子在中山大学做。可继续做专职科研岗,又看不到希望。
入职半年,马小乙离开了中山大学。
分析:刚毕业的博士,理论上绝无可能拿到中山大学的副高职称,对此,马小乙也心知肚明。但不可否认的,中山大学在招聘中对专职科研岗的宣传存在隐瞒甚至欺骗的行为
案例三 转岗
作为吃螃蟹的人,马小丙 2015 年以特聘副研究员的身份入职中山大学专职科研岗位。马小丙干劲十足,因为校方说可以随时转岗
后来,为了阻止大家转岗,校方又加了很多限制,包括但不限于:提高转岗门槛,按照校方「百人计划」的要求申请;必须满三年的专职科研岗位聘期;必须担任辅导员或班主任等等。对于转岗比例,说法也在变,开始说 30%,后来说 10%,再后来说 5%。
虽然政策变了难度高了,但马小丙还是一厢情愿地相信中山大学,他觉得作为一个有着悠久历史和海内外知名度的高校,肯定还是厚道的。马小丙继续闷头苦干,把转岗要求一条条做到。
三年聘期结束后,马小丙拿出超过百人计划标准的科研成果准备申报转岗,却被校方告知所有专职科研岗的特聘研究人员都只能走校内晋升,不享受引进人才的政策优惠,因为算内部培养。也就是说,马小丙即便转岗竞聘成功,还是没有安家费和科研启动金等待遇。
忍无可忍的马小丙拿着自己的科研成果去其他高校另觅教职。他认识的一起进入中山大学的专职科研岗小伙伴们,没有一位留下。
分析:结合案例一的分析,校方政策朝令夕改,为的果然不是竞争和优化,而是把人赶走。新韭菜年年有,每批收割三年,校方总会有干劲十足的专职科研人员为「双一流」建设添砖加瓦。
02 经验
案例四 求职
马小丁跟马小丙同一批进入中山大学,也是专职科研岗位。因为履历不错,加之 2015 年时人员缺口大,马小丁很幸运地拿到了特聘研究员的身份。
入职后,眼看校方一再抬高转岗门槛,马小丁寻思着自己搞科研发文章的速度,恐怕是满足不了聘期之后的转岗要求,于是赶紧开启了新一轮的求职。
2016 年,马小丁以 985 高校中山大学正高职称的身份跳槽到东南某省一个知名一本高校,直接拿正教授编制。但以他当时的科研成果,在那个高校拿副教授也很勉强。
分析:要做改革的弄潮儿,需要有执行力和智慧。执行力就是凡事趁早智慧就是「树挪死,人挪活」
案例五 务实
来自西北的马小戊本科毕业于双非高校,博士勉强读了个「双一流」专业,对于能来到中山大学做专职科研岗,他是非常满意的。生物专业出身的他,博士毕业时不是没想过出国深造,但机会都不好。反正到哪里都还是做实验,去中山大学也还不错。
入职后,校方号召转博士后,马小戊老老实实转了。转完后到手工资差不多,但有了住房待遇,等于一个月省出小几千块,马小戊非常开心。更开心的是,跟他预计的一样,中山大学的平台很不错,马小戊很快拿到了博后基金。现在他正为自己的国自然青年基金而努力。
对于能否留下,马小戊并不关心。只要拿到国家级项目,他回西北老家的高校找个教职没有任何问题,再说,他手里还有几篇 SCI 文章呢!对于未来,马小戊充满期待。
分析:鞋子合适不合适,脚丫子知道。专职科研岗位究竟如何?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03 影响
在国内,中山大学的专职科研岗制度施行较早,见效也非常快,校方赚得盆满钵满。
图片来源:知乎截图
经费到账和项目立项实现爆炸性增长。估计其他高校都酸了吧。
图片来源:知乎截图
人才「蓄水池」建立完毕。中山大学的专职科研岗位号称有 10000 人。这个蓄水池可不只是存水,而是一边进新「韭菜」水,一边放水。
只用人,不培养人的单位,都这个操作,参考一下某 BAT 企业高校招聘中的一个提问。
图片来源:知乎截图
少花钱,多办事。10000 名专职科研岗的特聘研究员和副研究员,按照每人每年近 30 万的年薪(实际上是用工成本)来算,一年仅劳务支出就近 30 亿。2018 年,全国高校中预算基本支出超过 30 亿的不足 20 所。中山大学真的这么有钱?
No!No!!No!!!
不要忘了,中山大学着急着让专职科研人员转博士后
此举可谓一举两得一方面国家对博士后的扶植力度增大校方在博士后基金方面可以有所作为;另一方面,省内给予每名博士后 15 万每年的补助这大大减轻校方的负担。少花钱,多办事,如意算盘打得响~
可是,这世界上没有完美的合作,尤其是劳资双方,更难做到两边都满意。如果用人单位这么爽了,那入职的博士们,大概率是不爽的。
第一,依旧留不下。科研成果的产出速度,远比不上日渐提高的转岗申请线。注意!是申请线,只是报名的门槛,后面还需要过五关斩六将!
第二,钱少待遇差。在一线城市,每月到手一万对博士而言真心不多,何况还没有安家费和科研启动金,更没有住房补贴等待遇。
第三,有一定可能碰到坑货导师。有不少导师很不负责任,对专职科研岗位的博士们很不支持,令其自生自灭。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不少人被中山大学这块牌子和特聘副研究员这个头衔蒙蔽了。
当然,高校「研究员」岗位的乱象,并非只出现在中山大学一家。如今,国内高校都在朝着国际化的方向迈进,HR 和校领导们不但从国内外学到不少高招,还校企结合地从大公司那里学到不少经验,洋为中用地发展出一整套快速招聘劳动者,实现业绩增长的方法,成功「吸引」到大量有科研能力的年轻力量,同时又不占编制。
不得不说方法很高明!
作为用人方,这是很正常的心理。但是,做人还是要讲良心的,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