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大代表怎么不说人话了?

人民把他们奉为代表,他们却只想把人民榨出利润。
人民把他们奉为代表,他们却只想把人民榨出利润。

如果是平常的年份,两会应该在2月份早就开完了。今年由于疫情的原因,到5月底才召开中国最高权力的会议。
我原以为,代表们身经百战,经历了疫情的洗礼和思考,来到会场必有高论。没想到这会才开两天,已经有好几位不会说人话的代表跑出来丢人现眼。

联想CEO杨元庆

来自联想的杨元庆先生有两条建议,国家要帮助企业进行电脑研发,还要出台补贴扩大市场。
联想本身就是世界第一、也是中国占有率第一的PC品牌。要求国家大力扶持个人电脑,只不过是杨元庆先生的一场阳谋。作为中国第一大PC企业,如果国家花钱补贴,联想自然能从当中获利匪浅,
至于这份建议执行下去,国家要花多少钱,能对国家经济有多大促进作用,掌管联想集团,有着大量研发和销售数据的杨元庆先生没说,也不拿出一份主意。

销售触角深入乡镇的联想
可能拿不出详细数据论证吗?

如果说联想的提案多多少少还沾点儿科技兴国的边儿,那伊利的提案就算是彻底把脸皮拉下来,还扔在地上踩了几脚。
来自伊利公司的李翠枝向全国人大提出了两个建议,第一条,就是禁止进口婴幼儿奶粉。
李女士说,禁止的原因是进口奶粉存在走私现象,并且没有国家监管,构成了对市场的隐患,有损奶粉市场公平机制。
说实在话,我出个虚恭都比这好听

全国人大代表
伊利质检测中心主任李翠枝

走私的最主要动力,是因为境内外奶粉存在价格差异,境外市场奶粉价格在中国被错综的利益关系,强行抬高到和国产奶粉一个水平,自然而然产生了对便宜进口奶粉的需求。
中国奶业很早就成立了行业协会,靠着封闭市场,抬高奶粉价格,从婴幼儿身上刮钱,现在更是明目张胆的要打倒自己的境外竞争者,垄断企业其心可诛。

最讽刺的是伊利自己的奶粉
把进口奶源作为重要卖点
却要求禁止进口奶粉

至于国家监管,伊利最没有脸提的,就是国家监管。20年来,全球奶业最大的丑闻就是我们的三聚氰胺事件,监管最乏力的就是我们自己。
你伊利的牛奶里面又不是没掺三聚氰胺,在这充什么大尾巴狼呢?
2010年伊利联合蒙牛,拉低国内牛奶蛋白质和菌群标准。在信任危机之后,伊利没有选择如何提高标准,挽回国内用户信任,而是捆绑国家标准,再次伤害消费者。
现在更是堂而皇之地向中国最高权力机关要求,为自己打造垄断市场。家长为什么不选国产奶粉?你伊利心里没有数吗?
要点脸,难吗?

伊利被检出三聚氰胺

如果说伊利和联想的提案,从企业利益的角度上,多多少少还能理解他们的脑回路,然而下面这份提案就是彻彻底底的在打每一个中国劳动者的脸。代表姜明建议,新创建两年以下的公司不应受《劳动合同法》管辖。
《劳动合同法》第1条就写着,为保护劳动者的合法权益,构建和发展和谐稳定的劳动关系,制定本法。
火急火燎要求限制《劳动合同法》的姜明代表,自己有41家公司,这其中有多少是成立两年以下的,这份提案会给他带来多大的利益呢?
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他们要去脱离法律管辖攫取的利益,实际上建立在伤害普通人权益的基础上。

姜明先生和他的四十一家公司

通过注册分公司子公司和不相干的公司来规避劳动者权益的制裁,命令劳动者,通过不同的公司签订合同来规避国家监管,已经是各大资本心照不宣的秘密。

就连我们上文所提到的联想,一个浓眉大眼搞制造业的实体公司,也有着一箩筐的子公司。
更不要说当当网这些互联网企业,前段时间李国庆夺权,从当当网抢了一麻袋印章出来,其中有多少属于子公司,诸位可以自行想象。
那请问姜明先生,没有劳动合同法管辖,这些劳动者的权益如何保护?

联想的一车子公司
如果新注册两年可以不受管辖
你猜他们会怎么操作?

劳动者的权益受侵犯的案例最近几年也屡见不鲜。马云说996是福报,浙江将状告雇主人员纳入异常名录、跳槽者列入失信名单、资方已经开始睁着眼睛说瞎话,蚕食鲸吞。
劳动者保护自己的护身符也仅仅剩下几部法律,尽管需要付出极大的证据收集成本,好歹是保证了最后一道防线。
现在,就连这最后一道遮羞的防线,姜明先生也要从劳动者们身上扒下来,撕个粉碎。

现在就已经每年猝死55万了
取消法律限制,会死多少人?

中央一直在强调,人大代表不是议员,不能象西方议员那样为了自己阶层利益,罔顾全中国的利益。我们有3000名全国人大代表,每一个人大代表的,是近50万中国人。
上述部分代表,却在为了自己资本的利益,玩弄人大代表的身份,把所代表的人民当成自己政治提案的筹码。
他们的提案看不见丝毫对人民利益的考虑,看不见对人民福祉的推进。不仅愧对自己所代表的几十万人民,更是对代表这一身份的亵渎。
人民把他们奉为代表他们却只想把人民榨出利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