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样没羞没臊的人才能说出2000人民币比3000美元过得滋润?

中国的300美元 = 美国的3000美元?
中国的300美元 = 美国的3000美元?

国家多事的时候,妖人必多。妖人必有妖言惑众,扰乱视听。

复旦教授陈平最近说,在国内月收入2000,比美国3000美元过得还要滋润。

“照我的计算,如果我一个月有2000块钱工资,美国还不到1000美元(注:实际上是不到300),活的比在美国有3000美元还要舒服得多。所以美国现在在水深火热里面你明白吗?”

我顿时一口老血喷在键盘上。还好是高档双飞燕牌防水键盘。要不我肯定找老贼索赔59块。

直觉告诉我,3000美元相当于21000人民币,竟然活得不如2000块?不可能啊!

当然,直接用汇率来折算美元的购买力,显得不够意思,毕竟中国的劳动力价格和消费水平都不能跟美国相比。

经济上有一个提法叫做“巨无霸汉堡指数”,指在中国的金拱门,一个巨无霸汉堡卖13块人民币(其实现在涨到17元的价格了),而在美国的麦当劳,同样的汉堡卖3.73美元,折算下来1美元的购买能力实际相当于3.5人民币,那么3000美元至少也值得上10000人民币,10000人民币会活得没有2000块滋润?

陈平接下去还说,在美国没有地铁,3000美元要开车,比挤地铁的中国人更花钱。

“非常简单,美国没有公共交通,像中国这样比如北大和清华很多年轻老师进来了,房子买不起,住得很远,绝对不是三环之内,对不对?五环以外坐地铁过来上班,你在美国没有地铁,怎么办?开汽车,开汽车你得花多少钱?保险什么你都算起来…所以美国现在才叫水深火热里面。”

这回我有经验了,喷老血的时候避开了键盘,一不小心喷在我的雷帕鼠标上。

哎,可惜了39块。

我们别的不比,比比中美车价:一辆宝马320i,当年美国售价3.3w美元,按汇率计算22万人民币(我还没好意思按购买力平价算,才10万不到),中国官方起售价32万。

图片来自汽车之家

可能有人要说,宝马算豪车,那我们比比家用车,丰田卡罗拉,挺实在的车型了吧:美国1.8-2.2万美元,折合12-15万人民币,国内15-16万,这个两边卖得差不多,美国还是便宜一两万人民币。

图片来自汽车之家

再看看真正的豪车:保时捷卡宴3.0T:

图片来自爱卡汽车

美国卖10.1万美元,约合70万人民币,

可是国内同样的选配就是118万,整整贵47万。

再说汽油。最近国内油价较低,北京95号汽油价格每升6块人民币左右,可美国才0.668美元,折合4.6元人民币而已。

这可都没有计算所谓的“购买力平价”。

至于美国有没有地铁,当然有。不要忘记纽约市前两年还买过中国造的地铁车厢。虽然纽约地铁常因不准时、脏乱、走行速度慢而被诟病,但毕竟人家是全球历史最悠久的公共地下铁路系统之一,1904年就开通了,比中国大部分城市的地铁早了接近100年。

纽约地铁

陈平教授是不是一个不了解美国的人?并不是啊,他自己说过,在美国学习生活很长时间。为何会如此不了解美国的实际情况?

实际上,我并不是第一天怀疑陈平言论的真实性。

两年前,我就写过文章,批评他。当时他说,美国连高铁都造不起,真是一个摇摇欲坠的帝国。实际上美国地广人稀,比中国领土面积大,但人口只有四分之一到五分之一,地广人稀,不具备造高铁的经济性。

美国也不是任何地方都不适合造高铁,加州人口相对稠密,造高铁的想法由来已久,但由于私家车的普及和便捷,也由于兴建大型工程牵涉到的动迁赔偿费用高昂,所以计划搁置已久。

我感到,作为一名学物理后来改行研究经济的所谓教授,应该秉持一个理科生基本的严谨和准确。对问题可以有自己的看法,但哗众取宠就不好了。

我悄悄告诉大家,陈平在抖音上有自己的一档节目,那错漏更多。

我曾有一次看到他说,腾讯,阿里,背后都有外国资本,这怎么能行呢?这么重要的企业,怎么能让他们背后有外国资本?

那次我没有喷血,而是挠了挠头:腾讯、阿里都是民营企业(至少名义上),当初国家也没投一分钱,最惨的时候,害得Pony想要300万卖掉公司。如果不是南非投资公司和孙正义投钱,腾讯、阿里能有今天吗?

非常遗憾,全球化的今天,陈平的脑子里,还是只有斗私批修、割资本主义尾巴。

一个预设立场的学者,实际上已经失去了独立性,成为了“喉舌”。

但很遗憾的是,不知何故,最近几年,复旦老是出些这样妖言惑众的人。除了陈平,最有名的莫过于张维为。在张的口中,纽约道路坑坑洼洼,美国人不得不买SUV以提升驾乘体验。美国的机场又破又小,远不如中国一线城市的机场整洁大气。

张维为

初听这话,观众们那自豪感真是噌噌的往上涨,瞬间觉得什么都很美好。原来我们如此强大。

但张维为没有告诉你的是,美国基建是在过去的100多年里完成的。2018年美国公路里程达到672万公里,中国是484万公里。不过中国的高速公路比美国要长,14.26万公里,超过美国的10.79万公里。美国很多纵贯东西南北的州际公路,路况很好、风光很妙、车流很少,这是他们没有太大动力兴建更多高速公路的原因。

66号公路

1916年,美国铁路营业里程达到历史顶峰,共40万公里,经过一百多年的拆除和封闭,现在仍有26万公里,其中一级铁路21万公里,轨道延长里程为35万公里。相比之下,中国到今年底预计营业总里程才会达到14.6万公里。

美国有19627个机场,其中私人机场1.4万个,公用机场5000个,其中有555座机场投入商业运营。这其中又有380个机场运载了99%的乘客。

洛杉矶附近机场

中国截止去年6月底,有239个投入运营的机场,中美主要机场数量之比为239:380。

但总周转量美国远超中国。以2018年为例:美国为1786亿吨公里,中国大陆1207亿吨公里;旅客周转量:美国为16365亿客公里,中国大陆10712亿客公里;旅客运输量:美国为8.93亿人次,中国大陆为6.12亿人次;

最关键的是年人均乘机次数:美国为2.73,中国大陆为0.44。

无可否认,在过去的10-20年里,中国基建取得巨大发展,如果有类似张维为、陈品这样的人告诉你,中国人已经厉害了,相信那是一种极为舒适与自豪的体验。但如果仅仅为了获得这种感受,进行片面的对比,忽略历史和现实的差异,仅仅比较纸面上的数字,那人们还不如生活在excel表格里。

但其实对老百姓来说更具意义的是日常生活体验。

2000块人民币,在中国一线城市,连一个合租的房间都租不到。这才是常识。别听陈平乱讲。

2000块人民币,假如你在一线城市,自己有房子,一天餐费算30元,那么你还有1100块,来对付穿衣,出行,上网,你不能跟朋友聚餐,你无法出去旅游,也无法支撑自己的兴趣爱好,当然你可以在公园免费散步。你的生活不会毫无质量,但会索然无味。

不要忘记,我们还有6亿人,月收入不到一千块钱。吴花燕吃辣椒酱就饭,吃了6年。安顺公交车司机因为一套使用权房被收回,一气之下带着一车人冲下了水库。这才是真实生活的体验。

我想吴花燕和公交司机不能通过跟3000美元的纸面比较来获得幸福感。他们的贫穷如此现实。

更大的现实是,中国还有12亿人从未坐过飞机,只有一亿人出过国。我想,出过国的陈平和张维为,即便描述“破落的纽约机场”、“坑坑洼洼的曼哈顿马路”,也无法带给那13亿人真正的自豪感。

在当今的中国,确实有那么一股歪风,有些人整天偷换概念,用以偏概全的数据让一部分人产生虚妄的想象,让人们忽略了对真正的问题的重视。

山东撤村并居为什么闹得满城风雨?本质原因就是山东大部分农村生产水平还不行,还不具备集中居住、城镇化的条件。为什么急着上马?既有部分干部为求政绩忽略老百姓体验的因素,也有冲昏头脑、盲目躁进的情绪在作祟。

贵州独山县为什么利用融资平台借了400亿地方债,搞了水司楼等一大批景观项目,弄得债台高筑?这还不是贵州唯一如此骚操作的县,而是普遍现象,由此带来的地方债高企,威胁金融秩序。这种现象同样是由于急于求政绩,同时高估了发展势头、错判了发展阶段所导致的。我想这些县长如果没看张维为、陈平们的节目,头脑会清醒很多。给国家和人民造成的损失应该能减少很多。

如果我们能老老实实面对现实,面对总量很大,平均数还很低的现实,我们就会减少各种铺张浪费,减少各种资助外国留学生。

日本人均GDP和人均收入比我们高多了吧?开高峰会议,有些桌椅是从附近的学校借来的;办奥运会,给运动员睡的床是硬纸板做的;为了提高出生率,补贴本国的年轻父母,而不是外国人。

运动员村的床是用可回收的硬纸板做成的,长2米10厘米。 据说,它能承受的重量高达200公斤左右。

我还可以举很多很多例子。但这首先要求我们的专家和国民有清醒的大脑,否则说再多也没用。 穷不可怕,可怕的是傲慢。 所以,我很想对陈平和张维为说,请你团成一团,圆润地滚开!


做好事,说真话

文章开头这段视频的演讲者陈平早年还是不错的,由于他不一样的理学背景,对一些经济问题的理解角度比较独特。

不过这个中国月入2000人民币好过美国月入3000美元明显是哗众取宠,作为物理学出身的经济工作者、而且还有着高学历高智商、在美国有长时间丰富生活经历的这样一个人,不可能不知道这个说法有多荒谬。

尽管如此,他还是当着清华大学无数师生的面把这样的反智信息传播出去了,其目的恐怕是抢夺日益粉红化和脑残化的互联网观众,毕竟在今天的市场里,流量就是一切,人民币它不香吗?但作为一个有名的学者和专家,人格的价值是用钱不能衡量的。

公众人物影响力大,又得到无数人的信赖和效仿,更应该以做好事和说真话作为自己做人和工作的底线,如果说不了真话,你也可以选择不说话。

否则无论你今天多么得志,互联网的记忆总有一天会让你臭名昭著,放弃良知的人才会哗众取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