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NGZHOU, CHINA - SEPTEMBER 10: Alibaba founder Jack Ma performs on the stage during Alibaba's 20th anniversary gala at Hangzhou Olympic Center Stadium on September 10, 2019 in Hangzhou, Zhejiang Province of China. (Photo by VCG/VCG via Getty Images)

马云消失的50天

1883年的秋天,对杭州的胡雪岩来说,注定不寻常。

此时的他,与洋人已经死磕一年多,双方都已临近忍耐极限,弦绷的咔咔作响,随时都可能断裂。

一年前,胡雪岩投入巨资2000万两白银,将国内生丝全部收入囊中,发誓要从洋人手里夺回生丝定价权。

为了这场大战,胡雪岩调用了手头所有的资金,还挪用了大量阜康钱庄的钱。

2000万两白银,差不多是胡雪岩的全部身家。不惜拼着老命与洋人开战,除了要掌控生丝市场外,更重要的是他的极度膨胀。

彼时的胡雪岩,已是晚清首富,不仅有清廷重臣左宗棠罩着,慈禧还亲授给他红顶戴和黄马褂,官至一品,其风光一时无两。

膨胀的胡雪岩以一己之力大战洋人,但不到一年,自己30余年辛苦创下的商业帝国就轰然垮塌,胡庆余堂易主。

当然,膨胀的并非只有胡雪岩。

130多年后的10月24日,同样作为杭州人的马云,当众怒怼金融监管,引发地震。

10天后的11月2日,马云被4部门联合约谈。随后,蚂蚁暂停上市。

与商界大佬座谈,与全球首脑会晤,是马老师的标配,商业上的成功让他光环加身,互联网的每个角落都充斥着他指点江山的各种语录。

但从约谈之后,马老师就凭空消失了,聚光灯下再也没有了他的身影。

等大家回过神来才发现,到今天,马老师已经消失整整50天了。

整50天里,不闻其声不见人影,这对成名后的马云来说,绝无仅有。

130年多前,因为膨胀,胡雪岩断送了自己亲手创下的商业帝国;130多年后,同样因为膨胀,马云让金融帝国蚂蚁上市按下了暂停键。

同样都在杭州,同样都是首富,时隔130多年发生在西湖边上的这两幕,却惊人的相似。用马云自己的话说就是:

历朝历代,首富都没什么好下场,枪打出头鸟。

01

原以为,马云退休后会销声匿迹。

哪知道,4部门约谈,才是马老师真正消失的开始。

曾经有记者问马云,你的安全感是越来越强,还是越来越弱。马老师回答说:

我没有不安全,因为我没做让我不安全的事情。

话虽是这样说,但很多时候,安全感不是发自自身,而是来自外界。很显然,被约谈之后的马老师也感受到了这个严冬的寒冷。

被约谈1个月后,阿里被行政顶格处罚。

随后,湖畔大学云南分校被叫停。

而就在3个月前的签约仪式上,马老师还翘着二郎腿,与云南地方领导谈笑风生。

仅仅3个月,这世界就已经变了模样,变化到能言善辩的马老师也玩不转了。

整整50天,马老师既不露面也不发声,任凭外界对阿里和对他品头论足,嬉笑怒骂。这在以前,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的。

想当年,淘宝成立后,为了解决支付问题,马老师亲自找到上海银联总部,想与之合作,却被一口回绝。

彼时,电商并不被看重,更何况是一家国字头央企,面对刚成立的淘宝,连正眼都不会多瞧。

气愤的马老板回去后就组织人开发了支付宝,就像当年胡雪岩大战洋人一样,独自也与银联拉开了架势。

憋在马老师心中的那口怒气,四五年都没有过去。直到2008年,抓住一个机会,马老师才终于一吐恶气:

如果银行不改变,我就来改变银行。

如今十几年过去,支付宝早已霸占了大部分金融草场,国内银行系统更是被怼的体无完肤。

几十年来,能如此怒怼银行系统的,唯有马老板一人,受惯银行恶气的网友们大呼解气,都力挺马老师。这就像很多人说的:

我挺特朗普,就是喜欢看他揍我想揍而不敢揍的人。

完胜银行系统后,马老师显然信心大增。不久,又与工商总局干上了,原因就是总局指责淘宝上假货太多。

马老师的战斗小宇宙自动打开,不惜市值一夜蒸发680亿,也要与工商总局血战到底:

淘宝不是执法者,无权打掉这些卖假货的商家,这是工商总局干的事。

如此赤裸裸单挑部委,全中国也就马老师能做到。

老实说,那些年马老师与权贵的战斗,网友还是乐见其成的,不仅在后面摇旗呐喊,还时不时帮忙揣上一脚。

一边是财富帝国在急剧膨胀,另一边是群众基础越来越深,毋庸置疑,那是马老师最愉快最幸福的一段时光。

但从来都是,幸福易逝。对马老师来说,同样如此。

海明威说,两年学说话,一生学闭嘴。

遗憾的是,彼时的马老师不淡定了。

02

就在几天前,支付宝下架所有的网络存款产品。

在此之前,没有通知没有声明,只在事后说,这是应监管部门的要求。

网络存款是支付宝的一块肥肉,如今痛下杀手连根砍掉,很显然,马老师心里是有气的。这就像是做错事的孩子被家长责骂后,赌气砸坏了心爱的玩具。

当然,这也是无奈之举,官方已经点名支付宝此举,是无照驾驶的非法金融活动。

官方都上升到如此高度了,再没有点行动,肯定是无法交差的。

这50天,不知道闭门思过的马老师都在想些什么,去年的绿公司年会上,马老师曾指责企业家:

领导给你们5分钟说话,好听取意见。可是企业家们,除了说自吹自擂之外,就是在拍马屁,不说真话。

马老师直言,领导大多是没有经商经验的,企业家要敢于向政府讲真话,帮助领导做决策。

虽然掌舵庞大的商业帝国,但有时候,马老师却显得相当单纯。

他号召企业家要敢于向政府讲真话,但何为真话?讲到几分才算真话?实际上,这个度是非常难以拿捏的。

同为企业家,堪称前辈的柳传志,在这个问题上与马老师就大相径庭。

早在2013年6月,柳大师就说:

要在商言商,以后的聚会我们只讲商业不谈政治,在当前的政经环境下做好商业是我们的本分。

所谓成熟,就是明明该哭该闹,却不言不语地微笑。

相较马老师,柳大师是识时务与大智慧并存。

2015年,北京的几个部委干部去阿里考察。

阿里跨境电商部门的大墙上,有一块巨大的显示屏,各省商品出口交易数据在上面快速翻动,非常壮观。

彼时,广东海关刚破获一起出口骗税大案。陪同的阿里员工随口说道,这样的事情,我们这里的大数据比任何部门的监管都要准确。

陪同人员也许是为了显摆阿里数据的牛逼,但闻听此言,一位副部级干部,不禁身躯微微一动。

形势,正如这微微颤动的身躯一般,在悄然变化。

03

实际上,马老师是一个矛盾集合体。

他一边白手起家,缔造商业帝国;一边又笃信无为不罪的信条,口无遮拦的高调。

李超人从大陆撤资,安邦明天为首的权贵资本被整顿,万达海航的海外买买买变为卖卖卖,过去几年,华人商业世界发生的几件标志性事件,貌似对马老师丝毫没有触动。

虽然外界针对他的舆论一浪高过一浪,但天真的马老师依然满面笑容:

有人想给我戴红帽子,但我一不政协,二不人大,三不党代表。

言下之意就是,我干干净净,你岂能奈我何?

仿佛是不经意间,往日那个替民说话的马老师,已经站到了大家的对立面,坊间各种传言不时出现。

与明星赵薇,与大师王林,被称为东林党人般的湖畔大学,乃至国字头入资公司,马老师连同日渐壮大的阿里一起,被人民群众纳入到了权贵阵营。

马老师终于决定退休,退隐江湖。

能够将自己一手打造的商业帝国转手交给他人,需要的不仅是勇气,更要有壮士断腕的决心。

交出阿里的那一刻,没人知道马老师的心里,但几年前马老师的那番话又被人不失时机的挑了出来:

就算你杀了地主,你也不见得变得富有。

当然没人要杀你,但你却偏要伸出脖子主动往刀刃上蹭,谁也救不了你。

外滩金融峰会的那番慷慨激昂,虽然畅快淋漓,换来的却是无尽的苦果。

整整50天不见人影,不知马老师有没有去胡庆余堂走走。睹物思人,那是个能让人彻底冷静的地方。

前几天,中央发话,要强化反垄断和防止资本无序扩张。此时此刻发出如此警告,其中意味再明显不过了。

紧接着,楼继伟又跟着补刀,要防止金融平台大而不能倒。言谈之间,已是寒风萧萧。

世事一场大梦,人生几度秋凉。

风向,已经再明显不过了。

今年冬天罕见严寒,各地用电持续攀高,多地拉闸限电,一片漆黑,这情形就如同眼下的马老师。

胡雪岩在临终前,特地告诫后人,勿近白虎。而早在8年前,马老师也曾发出感慨:

我早已知道我的结局。

HANGZHOU, CHINA – SEPTEMBER 10: Alibaba founder Jack Ma performs on the stage during Alibaba’s 20th anniversary gala at Hangzhou Olympic Center Stadium on September 10, 2019 in Hangzhou, Zhejiang Province of China. (Photo by VCG/VCG via Getty Im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