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的我们想着从互联网中摆脱残酷的现实,现在大概已经到了要回到现实中去,以摆脱这个整天都在吵吵吵的互联网世界了吧。

是谁给你的傲慢,去诱骗家长,甚至暴力相向,乃至公然践踏教育秩序?是谁给你的嚣张,枉顾85个家庭的辛酸苦楚?这些问题,六师附小必须回答。

最后,面对乳协的威胁,我只想求个公道。真的,我什么都不要了,只想要个公道。

我为什么要质问?又为什么要让他们担起责任? 因为占据垄断地位的他们,踩着的,是中国奶业的命运,是大陆十几亿人的生活,是中国在世界上的风貌与名声。

当我知道我们的孩子正在被塑造成纸片人,一步步成长为下一代网络暴民时,你可知道我有多难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