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报产量不可怕,减产也不可怕。但是,当减产的同时,又虚报产量的时候,就非常可怕了。

无数例子证明,没什么比官僚计划经济更能制造浪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