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独裁者,要对付一个有影响力的异议者,最有效的办法是什么?就是让我们在纷扰信息中,失去诚实自主的判断,进而失去对价值的信任。

相信大多数2016年投票给特朗普的仍会支持他,但是2020年毕竟不是2016年了,拜登也不是希拉里。

我之所以不加入欢欣鼓舞的序列,不奉陪你们乐以忘忧,都因为我不想再看见2001年9月的自己,因为那样非常可耻,并且面目可憎。

假大空的东西,往轻处说是误国误民,往重处讲,它致命的杀伤力,有时甚至超过战争带来的灾难。

至少,他成功地拖垮了美国的领导力,成功地让中国人民变得更加团结强大。

他们随着“哄笑”而来,也必将会随着“哄笑”而走。只剩下一地鸭毛!

这半年我国的外交战线取得了伟大的突破和进展,必将促进我们的社会主义事业迈入旗帜鲜明和欣欣向荣的新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