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有咪蒙被封杀的内幕(附2020最新报道)

2019年2月份,继宣布自己停更两个月自我审查后,咪蒙悄咪咪地自己注销了自己的微信公众号:
咪蒙旗下的另外一个大号「才华有限青年」也被同时注销:
这让我感到奇怪。
不谈才华有限青年这一公众号,只说“咪蒙”。
论粉丝数量,“咪蒙”公众号绝对称得上顶级流量。
仅“咪蒙”这一公众号,被注销时粉丝已经逼近1500万,再加上几百万粉丝大号“才华有限青年”,整体粉丝已经逼近2000万。
论赚钱能力,咪蒙依旧稳居一线。
头条文章广告费起步价80万元,次条40万,月收入五六百万不成问题。
单单咪蒙这一个公众号估值就两亿多:
这样一个赚钱能力超绝,粉丝数量堪比一线明星,耗费自己非常多心力,甚至当做毕生事业来做的公众号,咪蒙怎么就自己注销了?
怕被骂?
怎么可能,人家咪蒙就是靠被骂登上公众号流量女王宝座的。
怕自己的形象深入人心,停更两个月后转型依然失败?
更不可能了,连尝试都没尝试就自暴自弃,这不是咪蒙的作风。
亦或者是:咪蒙午夜梦回时突然幡然醒悟,觉得自己犯下了滔天大错,决定亲手扼杀自己?
这个想法连我自己都不信。
我思来想去,大概也只有这两种可能了:
上面下达了意思,有意要封杀掉咪蒙,咪蒙听到了风声,为了保全自己的最后一丝颜面,也向上层示好,只好亲手关停了自己的账号。留下小号,保留最后一丝希望。
毕竟咪蒙本身就是中央统战部第二期网络人士理论研讨班的一员。获取相关消息并不困难。
亦或者是,上面下达了意思,有意要封杀掉咪蒙,但因为毕竟咪蒙公众号矩阵坐拥近两千万粉丝,为避免引发粉丝过激反应,便要求咪蒙自我封禁账号。而后再封禁其他平台没那么多粉丝的账号。
我更倾向于我的第二个猜测。
紧随着咪蒙自我关停账号而来的,各个平台的“封杀”消息佐证了我的这个想法。
就在咪蒙自我关停之后,凤凰网和头条号等平台的封禁声明就相继发布:永久封杀“咪蒙”、“才华有限青年”等账号,停止其在平台上的一切活动。
原因是“抵制丧文化、毒鸡汤、反对贩卖焦虑,坚决打击骗取流量的行为,没有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如果这次只是咪蒙自我关停了账号,又如何会引发各个平台相继封杀咪蒙?应该等着咪蒙自己主动过来关停才是。
咪蒙接下来的行为再一次佐证了我的这个猜测。
众所不周知,咪蒙在2017年就注册了自己的小号,命名为“好疼的咪蒙”。而就在咪蒙关停自己的账号当日,也就是2月21号,咪蒙的小号就陷入了疯狂改名删帖状态。
目前咪蒙小号「好疼的咪蒙」历史内容已被全部删除,并在21号下午先是改名为“大大棉袄”,后来又迅速改名为“爱就是知道”:
头像也从原本我们熟知的咪蒙头像,换成了一张小猫:
从疯狂删帖改名的状态,我们就能看到咪蒙老师满屏的求生欲了。
如果是自我关停,又为什么会表现出如此强烈的求生欲?就算放弃了大号,不应该是优哉游哉换个小号重头再来嘛。
这场先由咪蒙主动关停涉事的两个账号,紧接着再被各大平台封杀的结果,更像是一场早有预谋的计划。
为什么要求咪蒙主动关停,我在前面已经说过,大概是上头考虑到咪蒙粉丝如此之多,直接封禁怕引发粉丝的过激反应。毕竟这是有史以来,微信公众平台被封禁的订阅量最大的账号。
或许你会觉得这个说法很可笑,整个社会都在骂咪蒙,咪蒙哪里来的大批忠实粉丝?上头直接封禁咪蒙就是顺应民意吧?
可是如果没有人喜欢,咪蒙又何以成为坐拥千万粉丝的头部大号?
咪蒙更像是一个极端分化的两面体,恨咪蒙的人有多少,爱咪蒙的人就有多少。从她多次被骂上热搜,还稳坐公众号一线高居不下,就可以知道她的人气旺到了何种程度。
至于这次为什么会被突然封杀,而且如此彻底,很明显是因为上头的不满。
因为所有可以引导中国舆论风向的头部大V,都必须听从上头的引领。为此上头还特地举办了中央统战部网络人士理论研讨班,参与其中的都是各平台头部大V,咪蒙也是其中一员。
在第二期研讨会中,咪蒙还作为自媒体代表在会上做了热忱发言:
「在公众号的运营中我们应注重体现产品思维和用户导向,尊重用户才能赢得用户,要努力唤醒人民听故事的天性,尽可能让人民参与进来,要深入了解真实发生在身边的正能量事件,用10万+的方法论,去讲述好中国故事,去激发民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如果你是一个真的会经常读咪蒙的人,就知道咪蒙在2017年6月7日,因一篇《嫖娼简史》被禁言一个月后,是真的在认真践行这个理念。
标题引发了不满,就主动删掉文章,发布的文章即便标题党,文章内容最后也会指向正能量。经常为了爱国热泪盈眶,平时写作也基本不触碰敏感话题。
但咪蒙还是栽了,栽在了自己夸赞过的月薪五万的助理手中。
很明显,咪蒙助理发表在“才华有限青年”上的一篇《一个寒门状元之死》,不符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不正能量。不仅虚构出一个状元,还把他写死了,不正能量不说,还试图反应社会黑暗。结果还成了爆文,引发了社会的反感,这怎么能行?
这次爆文事件显然让上头失望了。
众所周知,冒犯上级,死路一条,别无他法。
这不,我的公众号里的文没发布多久就被阉割了,更可怕的是,已经展开了封杀连坐。
今天有几个公号都“被连坐”封号了,其中被封的两个我知道一些情况,一个是做数据分析的,因为备份了咪蒙以往的相关数据而封号。另外一个因为表示自己对咪蒙消失不高兴而被封号。
这种连坐封号状况再度印证了我的猜测。咪蒙自我注销本就是上头的意思,删光文章就是为了不留任何数据。你敢保留咪蒙的任何数据就是对上头的忤逆。更别提对咪蒙消失不高兴了,你必须高兴。
这件事告诉我们,不要试图违反组织的意思。好好说话,小心做人。
对于咪蒙,这次上头的不满几乎让她彻底阵亡,虽然她的小号还没被封禁,但想来她再也不敢用咪蒙式写作手段登台了。
对于我们这一批新媒体写作者来说,在谈时政、谈历史的必死红线上,又多了一条触碰不得的死亡线:丧文化、污文化、贩卖焦虑、骗取流量。
但什么是传播“丧文化、污文化、贩卖焦虑、骗取流量”?
标准并未明说,我们只能自我揣测,惴惴不安大概是多数媒体人的心态,学习咪蒙的人必须停更大整顿,不然分分钟踏到死亡线上。部分良心公众号也陷入人人自危的状况,虽然他们并没有做过类似咪蒙的事情,但什么是丧的标准?什么是污的标准?什么又是贩卖焦虑的标准?
没有人知道。所以如果想好好“活下去”,就必须自我阉割。管它属不属于,先自宫了再说。
对于大众呢?
恭喜你们,看到了一个越来越“标准化”的世界。
最新报道补充,验证了本文推断:
2019年,咪蒙注销当天的中午11:43分,有电话进来。“完了。”商务负责人王静伟心里一沉。她把手机架在耳边,慌张地四处找老板,最后冲进写作间,对她比一个“嘘”的手势。
“咪蒙号5分钟之内必须注销。”坏消息从扬声器扩散出来。
“一定要吗?”咪蒙神色淡然,“行吧。”她不紧不慢,在笔记本画出一朵黑色小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