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点都不想责怪清大,我只想落泪,为梅贻琦们的清大落泪,为我们本该拥有的上流落泪。

时代进化了,蚂蚁弄大了,屁股也不能摸。

高楼大厦举世瞩目,不发光,谁又会去在意沟壑里的阴影。

历史就像一面镜子,在面对它时,总能给人无数的思考,珍惜现有的和平,不要轻易动用武力。

在很多墓碑上,他看到这样的记载:XXX等以下几百人。很多人,连名字都没有留下。

怎能让内耗拖累社会前进的步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