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之鉴,政商关系不能太高调

TikTok,这个现象级的产品,本该是最有可能创造万亿美元市值的一款中国App,却在美国、印度、澳洲……连续折戟,宣告其海外市场基本完蛋。

对于TikTok被强制收购一事,民间各有情绪。我们不妨先放下立场,探讨事件本身。毕竟未来还是要出国做生意,如何更好地规避风险,恐怕是更值得去思考的问题。 微软公司在上周日表示,未来将收购TikTok(海外版抖音)在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四国的运营权。 为什么美国对TikTok的广泛传播如此敏感?其中的原因非常复杂,在此,笔者从以下几个角度,分析美方政府对这个看似“土嗨”的短视频社交app如临大敌的原因。

美国人对“信息极权”的天然恐惧感 美国人对于“大数据”科技,具有天然的恐惧感。如果你熟悉美国的影视作品,你会发现有非常多的影视剧,都会探讨大数据分析对人类倾向和行为的改变,这个问题。 拿一部片子举例。在《美国队长2》中,反派组织“九头蛇”的最终计划,就是通过“大数据”分析,用算法检索出人类群体中,具有反叛精神的人,然后通过武器定点清除,让社会只有服从的“绵羊”,已达到更好的统治目的。 而在即将上映的美剧《美丽新世界》中,则是通过对基因的“大数据”分析,根据每个婴儿所具备的不同特点,来灌输特定的意识形态内容,以到达一出生就划定好分工和阶级的目的,来实现没有纷争的“美丽新世界”。

除了影视之外,在美国的学术界、法律界、新闻界、商界,无处不在探讨“大数据”的负面属性。确实,大数据方便了商家更好地分析用户行为,减少销售成本。

而另一方面,根据议程设置理论,“大数据”可以通过把一个人出生到现在所有行为特征,包括消费偏好、政治倾向、行为习惯进行计算。再通过赋予“定制和加工”过的信息,来实现其观点的强化或者改变,间接控制人的思想。 美国学界认为,人的认知来自于信息的获取,当信息的获取被控制时,人的认知也会随之改变,改变了认知,就可以控制人的行为。这也是网络时代的媒体,影响力愈发强大之下,人们对于“信息极权”的担忧。 “信息极权”这种事可不是杞人忧天。2018年初,互联网历史上迄今为止最大的一桩隐私泄漏丑闻,被《卫报》曝光。爆料者威利为一家名为剑桥分析(Cambridge Analytica)的数据公司员工。

它窃取了5000万Facebook用户资料,根据每个用户的日常喜好、性格特点、教育水平,预测他们的政治倾向,进行新闻的精准推送,达到洗脑的目的,间接促成了特朗普的当选。 这次丑闻爆出后,Facebook一时不知该如何应对,在大众面前沉默了约4天之久。这些天,Facebook的股价下跌了500亿美元。这个丑闻让美国人警醒,技术可以使权力前所未有的集中在少数几个人,他们可以通过大数据操纵大众心理。

所以,技术不作恶的前提,是它必须保持中立。一旦技术被某些组织拿来利用,产生的危害将难以估量。这些事真实的发生过,加之美国国民性,天生对权力有着极度的警觉,不难想象他们对于隐私泄漏的恐惧感。

这些是中国人难以理解的,我们对于“大数据”技术用于作恶的负面性探讨是匮乏的。所以两年前百度CEO李彦宏会说,中国人对隐私问题没那么敏感,更愿意用隐私换取便利。这话在当时引起很大争议,但事实就是如此。 不可否认的是,在美国使用TikTok的主要用户,同时也在美国苹果、微软公司的app和软件中拥有访问权限。而这些用户的画像,又集中在美国相对年轻的群体上。如果字节跳动希望通过软件获得该用户群体的相关数据,将会是轻而易举的事。 尽管现在没有任何数据和证据表明,字节跳动在利用TikTok收集相关用户数据,甚至提供给中国政府使用。但特朗普政府对对于这种可能发生的潜在关系,以及如何使用这些数据产生了深深的恐慌。 企业该重估政商关系 TikTok事件并非首例,也不会是末例。中国企业出海,必须要参考华为与TikTok的前车之鉴,对不同国家的庞大市场背后的政治风险,有所正确的认知和规避。 对于跨国公司而言,政治风险存在于,包括革命引起的广泛破坏、系统性经济危机、宗教冲突等等。

但本轮政治周期下,中国企业面临的政治风险主要是因为意识形态对抗,所产生的国际关系摩擦问题。 从企业与政府的关系来看,信息产业、互联网行业尤其特殊。动辄十几亿流量的网络平台,必然要和政府合作密切。这些合作主要集中在内容审核信息收集行政干预这三个方面上。这种商业模式在国内司空见惯,但在海外市场则会处处碰壁。无论在情理还是法理上,一旦对方用这点作为理由来对企业进行禁用,我们会非常被动。 因此,未来中国企业对外发展。一定要平衡好和国内政府、外国政府之间的关系。抖音作为一个,如果和某个组织走得太近,无论在国内和国外都会受到怀疑。

所以,我还是那个观点,技术应该是中立的,企业家的职责就应该去服务好消费者。千万不要和政治走得太近,更不能把政商关系做得高调。但是当我们搜一搜相关新闻,显然抖音对风险预估做的不足。

不久前,数百万美国青年在抖音上发起了一场“占座”运动。本来抖音只是一个平台,但也具备媒体的属性。这种具有强烈政治意味的话题,在国内被媒体大肆报道炒作。一定程度给了对方禁用的理由。

我们不该忘记,俄罗斯就是因为在2016年美国总统选举中受到相关指控,被美国政府多项严厉制裁,包括关闭俄罗斯驻美国领事馆和多个外交机构。 对于互联网公司而言,防范这种政治风险的途径有很多。最简单的解决方案是提前研究进入一个国家市场的风险,包括聘请专门进行政治风险评估的顾问,或者自行研究该国的相关资料加以判断(例如美国国务院的背景资料)。 最后,购买政治风险保险也是一种办法。互联网公司可以购买在发生不利事件时,对其进行补偿的保单。但由于保费率取决于国家,行业,保险风险的数量以及其他因素,因此在不同国家开展业务的成本可能会有很大差异。

参考文献:

Doffman, Z.(2020). Threat Of TikTok Ban Suddenly Gets Serious: Here’s What That Means ForYou. [online] Forbes. Available at:https://www.forbes.com/sites/zakdoffman/2020/07/18/threat-of-tiktok-ban-suddenly-gets-serious-heres-what-that-means-for-you/#5e027d136a75[Accessed 3 Aug. 2020].

Duffy, C.(2020). Why Microsoft wants to buy TikTok. [online] CNN. Available at:https://www.cnn.com/2020/08/03/tech/microsoft-tiktok-acquisition/index.html[Accessed 3 Aug. 2020].

Papenfuss,M. (2020). HuffPost is now a part of Verizon Media. [online] consent.yahoo.com.Available at:https://www.huffingtonpost.co.uk/entry/trump-tok-tok-sarah-cooper_uk_5f27bfc0c5b68fbfc8853d20[Accessed 3 Aug. 2020].

Phung, A.(2019). How to Minimize Political Risk as a Multinational Company. [online] Investopedia.Available at: https://www.investopedia.com/ask/answers/06/politicalrisk.asp.

PressAssociation (2018). Facebook data gathered by Cambridge Analytica accessed fromRussia, says MP. The Guardian. [online] 18 Jul. Available at: https://www.theguardian.com/technology/2018/jul/18/facebook-data-gathered-by-cambridge-analytica-accessed-from-russia-says-mp-damian-collins.

Warren, T.(2020). Why Microsoft wants TikTok. [online] The Verge. Available at:https://www.theverge.com/2020/8/3/21352309/microsoft-tiktok-acquisition-deal-why-us-countries-data[Accessed 3 Aug.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