惨遭灭门的中国石油之父!

悲剧又快要重演了
悲剧又快要重演了

萧光琰,中国石油之父,为中国石油事业的崛起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在中国百废待兴之时,他选择回到祖国,希望为这片他深爱的热土贡献一份力量。但没想到,在这里等待他的,却是一场荒诞的死亡。

北京前副市长白介夫写到:我不能说萧光琰是一个没有弱点的人,但我可以说,我自己,我周围的很多人,愧对萧光琰的赤子之心,愧对萧光琰对我们的信任。他曾怀着怎样的热情踏上这片土地,又怀着怎样的绝望无声离去,历尽凄风苦雨之后,他的一家竟选择了这样的方法驶进人生避风的港湾,这成为我心中永远的痛。

1920年,萧光琰出生于日本东京,父母是当地有名的华侨,家族资产雄厚,豪车别墅应有尽有。父母为其取名光琰,大抵是期望,长大之后,儿子能绽放美玉一般的光芒。萧光琰也并未让父母失望,虽说是养尊处优,每天被佣人环绕,优越的家境却没有把他变成性情骄纵的大少爷。他自幼智商超群,父母又极其重视教育,从小到大,萧光琰在任何一所名校都成绩拔尖。1934年,当他初中毕业时,萧光琰的父母已感觉到局势的不对,中日关系越发紧张,日本排华愈演愈烈,于是处理掉家族产业,举家迁往了美国。

到美国落脚后,萧光琰仅凭自学,

就以很高的分数考上了美国Pomona College ,

3年后,他又被导师推荐到芝加哥大学化学系,

年仅24岁,便以优异的成绩拿下博士学位。

萧光琰在理化方面的天赋远超同辈,

老师们都赞叹其不世出的才智和钻研毅力。

一毕业,他就被大学留任,

2年后又破格提拔为研究员。

1947年,27岁的他,

进入埃克森美孚石油公司,

短短几年,便在美国石油领域做出杰出贡献,

连续几年获得美国石油的最高荣誉:

石油金质奖章。

如果一直留在美国的话,

萧光琰的前途将是不可限量的。

他在化工领域艰深难题钻研的毅力,

他过人的才智和深厚的从业经验,

将会把他推向普通人难以企及的高度。

但从小到大,父母都教育他:

你虽然出生在日本,生长在国外,

但你身体里流的是中国人的血。

在这样的家庭教育中长大,

萧光琰心心念念的,当然是中国,

他知道自己是炎黄子孙。

当时在美国,他薪资高达五六万美元,

物质上极大丰富,生活、工作条件无比优越。

当他听说中国战乱结束,新中国成立时,

他的内心是无比激动的。

战争结束了,日子终于安定了,

国家正是百废待兴之时,

这时候,祖国急缺的就是各行各业的人才,

如果我能回到祖国的怀抱,

为他做一份贡献,此生无憾。

怀揣着这样的想法,

萧光琰做起了回到中国的准备。

他先是参加了 中国科学工作者协会、

中国学生基督协会等进步组织的活动,

由于深受感染,越发对祖国充满向往。

1949年秋,怀着无比崇敬和激动的心情,

萧光琰给中国教育部写了一封信。

详细询问了祖国行业的情况,

并告之如需任何资料,他都会想办法搜集。

随后,他花了几千美元购买了翻印器材,

没日没夜地搜集、翻印和整理资料。

期望自己的心血,能够飞渡大洋,

为中国石油工业的崛起点一把热火。

当时,妻子甄素辉并不赞同他,

一来两人在国外生活多年,

二来中美两国的关系尚不明朗。

加之中国连一个亲人都没有,

如果回去,两人的生活将备受困扰。

可萧光琰却说:怎么会没有亲人?

中国那么多同胞,

哪一个不是我们的亲人?

美国是很好,可现在,

正是祖国需要我的时候。

经过不断的争执,

妻子最终被萧光琰的一腔热血感染了。

但回国并不像他们想象得那么顺利,

1950年,美国以掌握国家机密为理由。

阻止萧光琰出境,并派专人暗中监视,

如此重压之下,稍有不慎就会丧命。

当时的石油提炼技术是美国的王牌技术,

怎么可能轻易让萧光琰带回中国?

然而,萧光琰不顾生命危险,

带着妻子暗中辗转,

在担惊受怕之中去到了香港。

最后,大陆派专人接两人回国,

当双脚站立在祖国的大地上时,

萧光琰内心的激动是难以形容的。

这是他魂牵梦绕的地方,

也是他希望将一身才华挥洒的热土。

萧光琰去了中科院,

下设的大连物理研究所。

没有高薪,没有专车和别墅,没有熟人,

一切从零开始,每个月拿120元的工资。

风里来雨里去,夜以继日做研究,

萧光琰似乎有着花不完的精力。

当他发现祖国的石油事业落后美国一大截时,

他又是着急又是欣喜,

经常是几个周呆在研究所里不回家。

为此,妻子甄素辉抱怨连连,

可他根本听不进去,只想给国家做贡献。

对于一个国家而言,

石油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众所周知,石油是工业的血液,

一个国家要发展,想崛起,

必须要有自己的石油炼制技术。

当李四光带着勘探队四处找石油时,

萧光琰便在后方积极备战炼油厂建设。

中国当时的炼油基础非常差,

连炼油的催化剂都用得不专业。

若不是萧光琰坚持,还会一直用便宜的钼,

而当采用了他说的铂之后,

石油的回收率立马提高了。

北京石油炼制所成立后,

铂催化的方式大获成功,

此后的大型炼油厂皆以此技术建造,

成为了当时中国最重大的五项科技突破之一。

当大庆的石油滚滚而出时,

被外国人讥笑的小茶壶式炼油时代成为过去,

五朵金花凌寒绽放,让中国人扬眉吐气。

随后,萧光琰又用了一年半时间,

写出了十来篇经典的论文,

成为中国石油化学名副其实的奠基人。

若无萧光琰,我国石油工业,

会落后西方几十年。

尤其是在1961年,

萧光琰主动请缨,

成为青岛海洋研究所研究员,

并开发出一项超越时代的技术,生物催化剂。

要知道,这项技术西方1990年才开始研究,

2000年才正式实践。

而因为有萧光琰的不懈努力,

中国于此技术领先西方整整40年。

1964年,大庆油田制取航空煤油,

以及低凝柴油过程中遭遇巨大难题。

萧光琰又一次用自己一个人的肩膀,

扛下了解决关键问题的重担。

他凭自己的毅力和才华,

在短短4个月中孤军奋战,

独自发明出了更高效的催化剂。

然而,在如此耀眼的贡献后,

等待他的却是一场浩劫。

实际上,就在他回国不到9个月的时候,

大规模的思想改造已经开始了。

当时他被列为重点批判对象。

当人们追问他回国的动机是什么时,

由于事态突然,思绪紊乱。

他忍受了思想反动、有卖国思想、

带回资料是为了向上爬、

十足腐朽的资产阶级思想作风的评价。

那时,他曾向人不断诉苦,

严重的失眠症,令其长期不能工作。

之后,他受到的不公被推翻,

他的研究和中国的石油工业,

一同迎来的一个黄金时代。

可惜这黄金时代不长。

1958年底,拔白旗来袭,

老白旗-萧光琰的大字报贴满走廊,

除夕,他去参加化物所的迎新晚会。

在联欢会上,在人们的欢笑声中,

报幕员高声宣布:

活报剧《洋博士现形记》开始。

于是,大幕拉开,在小锣声中,

一个按他的特征化装成的小丑出场了。

小丑自报说:在下萧博士,

靠父母的造孽钱,在美国混了个洋博士,

待我偷点资料,混进中国,捞个一官半职。

这样的侮辱和污蔑让他感到无比痛心、恐惧,

从此,他工作消沉,心情整日抑郁…

头两次萧光琰都熬了过来,

只要祖国需要,他就能重振精神,

迅速投入到石油化工的研究中去。

可惜最后那一次,萧光琰没能熬住。

1968年10月5日,他的外籍身份,

又一次被怀疑为里通外国。

工宣队派出专政队,把他抓进牛棚,

家中一切财物查抄。

其中甚至包括甄素辉的祖传戒指,

据说是孙中山先生赠送的。

随后,他们对萧光琰进行审问:

你在美国挣那么多钱,

你是不是回来当间谍的?

你能把美国的资料弄到中国来,

一定也能把中国的资料弄到美国去,

你老实交待,为美帝国主义搞了多少情报?

审讯中,专政队对萧光琰拳脚相加,

用特制的刑具猛力抽打,

打得萧光琰皮开肉绽,几度昏迷。

当时人们把博士读成白屎,

专政暴徒还给他起了白屎的外号,

不断对他施加精神上的侮辱。

在各种污言秽语的折磨下,

他被迫写下了二十六份材料。

但不管他如何交代自己的罪行

每次得到的都是更加无情的斥责。

不够深刻,不够详细,重写!

再不老实,就扒你的皮,抽你的筋!

如此重压,让萧光琰神志恍惚,

彻夜失眠,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

放风时,他像梦呓般反复念叨:

政策会给出路的…

1968年12月6日,

萧光琰又挨了一顿毒打,

这时的他肉体饱受折磨,

精神已经濒临崩溃,

一句话,三分像人七分像鬼。

于是,这位学贯中西的物理化学家,

看不到生的尊严和希望,

只能给自己找一条出路…

12月10日,血肉模糊的萧光琰,

在被毒打了60余天之后,

服下安眠药,自杀身亡,年仅48岁。

他曾怀着无限憧憬与希冀踏上乡土,

但只能在屈辱和含恨中无声离去…

当天下午,正在劳改中的甄素辉,

得知丈夫萧光琰吞药自杀,

居然连落泪的力气也没有。

当时的甄素辉也想不通,

自己跟随丈夫抛下豪车、别墅,

来到四周无一亲人的地方坚守18年,

18年间,却不断被怀疑,

不断被审查,从来没被真心接受。

他们这么做到底是为了什么?

如果18年前,她能够阻止萧光琰,

萧光琰的成就,或许已经光耀世间,

至少,两人可以恩恩爱爱,平静一生,

而现在,她只能对着丈夫的尸骨,

欲哭无泪。

随后,甄素辉提出了要求:

请组织上准我两天假吧,

一来把丈夫的后事处理好,

二来回去看看孩子。

自从父亲被送进牛棚,被列为特务,

萧光琰的女儿洛洛就孤身一人,

每天在侮辱和孤立中痛苦生活…

在巨大的悲痛中,甄素辉带着女儿回家了,

一回到家里,她就将房门紧锁,

周围人连续3天没见到这对母女。

当后来有人把门弄开,

看到的却是母女躺在床上,

母亲紧紧地搂着女儿,

两人服毒自杀,尸体早已僵冷。

屋子里弥漫这一股腐败的气味,

没有一丝光亮照射进来,

世界的黑与白被颠倒了,

光亮被遮蔽了…

最让人感到痛心是萧光琰的女儿,

洛洛是一个健康而美丽的孩子,

热爱学习,以自己的父亲为榜样。

洛洛在经历了各种侮辱、折磨后,

或许对世界最后的留恋也被斩断了。

死的前一天,她曾把自己的照片,

郑重地赠给要好的小朋友,

照片的背上清晰地写着一句话:

作为永久的纪念。

就这样,萧光琰一家三口,

在短短3天之内,全部含冤而死…

改革开放后,萧光琰的哥哥萧光灏,

从美国回来为弟弟料理后事。

非常遗憾的是,

萧光琰一家的骨灰始终未能找到…

历史的尘埃已经被风吹散,

赤子的心灵也被灰烬掩埋,

当晨光再次照亮这片土地时,

我们希望悲剧不再重演,

而每一个走过或听过往事的人,

对于萧光琰和他的妻女,

都该用不要遗忘的姿态,

保留一份尊敬。​​​​